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李道然 作品大全
華夏西北部的山區就像個原始地區,冇有公路,冇有汽車,連人影也少見。在群山環繞之間,坐落著一間孤零零的草房。草房外的空地種著不少草藥,藥香四溢。草房內空間不大,隻有一張床和書桌,書桌上擺滿了書籍和各種草紙。此時,床上躺著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他雙眼緊閉,麵色安詳。一位看起來隻有十七八歲的少年,坐在床邊。“小夏,我真羨慕你啊,才活了八十一年,就可以安然逝去。”方羽看著床上剛剛去世不久的老者,麵帶微笑地自語道。“唉,我就慘了,不知道還要活多少年纔是
煉氣五千年免費閱讀 作者:李道然 分類: 都市 2 人在讀
[https://www.xs321.com/]華夏西北部的山區就像個原始地區,冇有公路,冇有汽車,連人影也少見。在群山環繞之間,坐落著一間孤零零的草房。草房外的空地種著不少草藥,藥香四溢。草房內空間不大,隻有一張床和書桌,書桌上擺滿了書籍和各種草紙。此時,床上躺著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他雙眼緊閉,麵色安詳。一位看起來隻有十七八歲的少年,坐在床邊。“小夏,我真羨慕你啊,才活了八十一年,就可以安然逝去。”方羽看著床上剛剛去世不久
煉氣煉了五千年 作者:李道然 分類: 都市 0 人在讀
華夏西北部的山區就像個原始地區,冇有公路,冇有汽車,連人影也少見。在群山環繞之間,坐落著一間孤零零的草房。草房外的空地種著不少草藥,藥香四溢。草房內空間不大,隻有一張床和書桌,書桌上擺滿了書籍和各種草紙。此時,床上躺著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他雙眼緊閉,麵色安詳。一位看起來隻有十七八歲的少年,坐在床邊。“小夏,我真羨慕你啊,才活了八十一年,就可以安然逝去。”方羽看著床上剛剛去世不久的老者,麵帶微笑地自語道。“唉,我就慘了,不知道還要活多少年纔是
最強練氣師 作者:李道然 分類: 都市 0 人在讀
華夏西北部的山區就像個原始地區,冇有公路,冇有汽車,連人影也少見。在群山環繞之間,坐落著一間孤零零的草房。草房外的空地種著不少草藥,藥香四溢。草房內空間不大,隻有一張床和書桌,書桌上擺滿了書籍和各種草紙。此時,床上躺著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他雙眼緊閉,麵色安詳。一位看起來隻有十七八歲的少年,坐在床邊。“小夏,我真羨慕你啊,才活了八十一年,就可以安然逝去。”方羽看著床上剛剛去世不久的老者,麵帶微笑地自語道。“唉,我就慘了,不知道還要活多少年纔是
方羽小說 作者:李道然 分類: 都市 0 人在讀
修煉了將近五千年的方羽,還是冇有突破煉氣期……………………………………各位書友要是覺得《方羽小說》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裡的朋友推薦哦!方羽小說最新章節,方羽小說無彈窗,方羽小說全文閱讀. 各位書友要是覺得《方羽小說》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裡的朋友推薦哦!
方羽修煉五千年 作者:李道然 分類: 都市 0 人在讀
修煉了將近五千年的方羽,還是冇有突破煉氣期……………………………………各位書友要是覺得《方羽修煉五千年》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裡的朋友推薦哦!方羽修煉五千年最新章節,方羽修煉五千年無彈窗,方羽修煉五千年全文閱讀. 各位書友要是覺得《方羽修煉五千年》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裡的朋友推薦哦!
修煉5000年還是練氣期方羽 作者:李道然 分類: 都市 0 人在讀
“是的,我們……必須撤離。”又一名手下開口道。這兩人一帶頭,其他的手下,紛紛附和。黑將冇有說話,站在原地。“黑將,這個人族的實力……顯然與我們之前交手過的那些不在一個檔次,如今大王還在破殼期……其他大將皆已死去……我們死守這裡,冇有任何意義。”“是的,黑將,你應該看到那個人族的實力了……我們在他麵前,恐怕也是同樣的下場……”“黑將……”麵對死亡的恐懼,這群天隼族精銳,似乎忽然有了智商,
煉氣五千年 作者:李道然 分類: 都市 0 人在讀
華夏西北部有山區就像個原始地區是冇,公路是冇,汽車是連人影也少見。在群山環繞之間是坐落著一間孤零零有草房。草房外有空地種著不少草藥是藥香四溢。草房內空間不大是隻,一張床和書桌是書桌上擺滿了書籍和各種草紙。此時是床上躺著一位鬚髮皆白有老者是他雙眼緊閉是麵色安詳。一位看起來隻,十七八歲有少年是坐在床邊。
方羽唐小柔 作者:李道然 分類: 都市 0 人在讀
華夏西北部的山區就像個原始地區有冇是公路有冇是汽車有連人影也少見。在群山環繞之間有坐落著一間孤零零的草房。草房外的空地種著不少草藥有藥香四溢。草房內空間不大有隻是一張床和書桌有書桌上擺滿了書籍和各種草紙。此時有床上躺著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有他雙眼緊閉有麵色安詳。一位看起來隻是十七八歲的少年有坐在床邊。
煉氣五千年方羽 作者:李道然 分類: 都市 0 人在讀
華夏西北部的山區就像個原始地區,冇有公路,冇有汽車,連人影也少見。在群山環繞之間,坐落著一間孤零零的草房。草房外的空地種著不少草藥,藥香四溢。草房內空間不大,隻有一張床和書桌,書桌上擺滿了書籍和各種草紙。此時,床上躺著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他雙眼緊閉,麵色安詳。一位看起來隻有十七八歲的少年,坐在床邊。“小夏,我真羨慕你啊,才活了八十一年,就可以安然逝去。”方羽看著床上剛剛去世不久的老者,麵帶微笑地自語道。“唉,我就慘了,不知道還要活多少年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