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六月 作品大全
元後傳元卿淩宇文皓 作者:六月 分類: 都市 351 人在讀
北唐,楚王府鳳儀閣。蠟燭搖曳,照影著房中處處張貼的半舊大紅喜字,光影從燙金邊散開柔和的芒熒,漫著牆上的一雙影子。元卿淩的臉上滿是隱忍和不甘。成親一年,他不曾碰過她半根指頭,前天入宮,太後看著她平坦的小腹,歎了口氣,甚是失望,且提起了娶側妃之事,她纔不得已告知太後他們成親一年,還冇圓房。她不想哭訴告狀,她隻是,不甘心啊。從十三歲第一次見他,她的心便係在了他的身上,用儘了所有的辦法,終於嫁給他為妃。本以為,再冷的石頭,她也能捂熱,可她始終是高估
神寵醫妃 作者:六月 分類: 都市 344 人在讀
北唐,楚王府鳳儀閣。蠟燭搖曳,照影著房中處處張貼的半舊大紅喜字,光影從燙金邊散開柔和的芒熒,漫著牆上的一雙影子。元卿淩的臉上滿是隱忍和不甘。成親一年,他不曾碰過她半根指頭,前天入宮,太後看著她平坦的小腹,歎了口氣,甚是失望,且提起了娶側妃之事,她纔不得已告知太後他們成親一年,還冇圓房。她不想哭訴告狀,她隻是,不甘心啊。從十三歲第一次見他,她的心便係在了他的身上,用儘了所有的辦法,終於嫁給他為妃。本以為,再冷的石頭,她也能捂熱,可她始終是高估
錦繡醫妃元卿淩 作者:六月 分類: 都市 315 人在讀
北唐,楚王府鳳儀閣。蠟燭搖曳,照影著房中處處張貼的半舊大紅喜字,光影從燙金邊散開柔和的芒熒,漫著牆上的一雙影子。元卿淩的臉上滿是隱忍和不甘。成親一年,他不曾碰過她半根指頭,前天入宮,太後看著她平坦的小腹,歎了口氣,甚是失望,且提起了娶側妃之事,她纔不得已告知太後他們成親一年,還冇圓房。她不想哭訴告狀,她隻是,不甘心啊。從十三歲第一次見他,她的心便係在了他的身上,用儘了所有的辦法,終於嫁給他為妃。本以為,再冷的石頭,她也能捂熱,可她始終是高估
寵妃惑天下元卿淩 作者:六月 分類: 都市 312 人在讀
元卿淩楚王免費閱讀簡介:主角:元卿淩楚王天才醫學博士穿越成楚王棄妃,剛來就遇上重症傷者,她秉持醫德去救治,卻差點被打下冤獄。太上皇病危,她設法救治,被那可恨的毒王誤會斥責,莫非真的是好人難做?這男人整日給她使絆子就算了,最不可忍的是他竟還要娶側妃來噁心她!毒王冷冽道:“你何德何能讓本王恨你?本王隻是憎惡你,見你一眼都覺得噁心。”元卿淩笑容可掬地道:“我又何嘗不嫌棄王爺呢?隻是大家都是斯文人,不想撕破臉罷了。”毒王嗤笑道:“你彆以為懷了本王的孩子,本王就會認你這個王妃,喝下這碗藥,本王與你一刀兩斷,彆妨礙本王娶褚家二小姐。”元卿淩眉眼彎彎繼續道:“王爺真愛說笑,您有您娶,我有我帶著孩子再嫁,誰都不妨礙誰,到時候擺下滿月酒,還請王爺過來喝杯水酒。”
權寵天下元卿淩宇文皓 作者:六月 分類: 都市 306 人在讀
北唐,楚王府鳳儀閣。蠟燭搖曳,照影著房中處處張貼的半舊大紅喜字,光影從燙金邊散開柔和的芒熒,漫著牆上的一雙影子。元卿淩的臉上滿是隱忍和不甘。成親一年,他不曾碰過她半根指頭,前天入宮,太後看著她平坦的小腹,歎了口氣,甚是失望,且提起了娶側妃之事,她纔不得已告知太後他們成親一年,還冇圓房。她不想哭訴告狀,她隻是,不甘心啊。從十三歲第一次見他,她的心便係在了他的身上,用儘了所有的辦法,終於嫁給他為妃。本以為,再冷的石頭,她也能捂熱,可她始終是高估
元後傳 作者:六月 分類: 都市 295 人在讀
北唐,楚王府鳳儀閣。蠟燭搖曳,照影著房中處處張貼的半舊大紅喜字,光影從燙金邊散開柔和的芒熒,漫著牆上的一雙影子。元卿淩的臉上滿是隱忍和不甘。成親一年,他不曾碰過她半根指頭,前天入宮,太後看著她平坦的小腹,歎了口氣,甚是失望,且提起了娶側妃之事,她纔不得已告知太後他們成親一年,還冇圓房。她不想哭訴告狀,她隻是,不甘心啊。從十三歲第一次見他,她的心便係在了他的身上,用儘了所有的辦法,終於嫁給他為妃。本以為,再冷的石頭,她也能捂熱,可她始終是高估
5718小說 作者:六月 分類: 都市 294 人在讀
北唐,楚王府鳳儀閣。蠟燭搖曳,照影著房中處處張貼的半舊大紅喜字,光影從燙金邊散開柔和的芒熒,漫著牆上的一雙影子。元卿淩的臉上滿是隱忍和不甘。成親一年,他不曾碰過她半根指頭,前天入宮,太後看著她平坦的小腹,歎了口氣,甚是失望,且提起了娶側妃之事,她纔不得已告知太後他們成親一年,還冇圓房。她不想哭訴告狀,她隻是,不甘心啊。從十三歲第一次見他,她的心便係在了他的身上,用儘了所有的辦法,終於嫁給他為妃。本以為,再冷的石頭,她也能捂熱,可她始終是高估
醫妃在上 作者:六月 分類: 都市 271 人在讀
北唐,楚王府鳳儀閣。蠟燭搖曳,照影著房中處處張貼的半舊大紅喜字,光影從燙金邊散開柔和的芒熒,漫著牆上的一雙影子。元卿淩的臉上滿是隱忍和不甘。成親一年,他不曾碰過她半根指頭,前天入宮,太後看著她平坦的小腹,歎了口氣,甚是失望,且提起了娶側妃之事,她纔不得已告知太後他們成親一年,還冇圓房。她不想哭訴告狀,她隻是,不甘心啊。從十三歲第一次見他,她的心便係在了他的身上,用儘了所有的辦法,終於嫁給他為妃。本以為,再冷的石頭,她也能捂熱,可她始終是高估